在 AA 研究生院 读建筑 是一种什么体验!

2018-12-4 9:38:27 admin 550

“英国建筑联盟学院(简称AA)是所与众不同的建筑学府。在它严肃的乔治亚风格外表下,包裹的是一个培育建筑人才的温室,它像实验室,又像俱乐部,甚至像一个秀场,它孕育着天才,也催生着各种“荒谬”的思想。AA如同一场永远不会结束的狂欢节,创造、灵感、抱负、野心、雄辩在这里发酵。数十年来,这里涌现了一批改变建筑界的人物: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GERS)、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阿曼达·莱维特(AMANDA LEVETE)以及不久前逝世的威廉·艾尔索普(WILL ALSOP)。AA像是一位特别的英国绅士,在伦敦萨尔维街的西装下,穿着颇具风情的内衣,它吸纳着世界各地的人才,也孕育着国际化的理念。”

—— 《卫报》评论员诺曼·穆尔(ROWAN MOORE)


今年正值AA DRL成立20周年,1998年,盖里的古根海姆美术馆刚刚竣工。

PATRIK SHUMACHER敏锐的认识到一个崭新的数字化时代即将来临,这将彻底的改变传统建筑学,并催生出一种新的美学风格,于是跟时任AA校长的BRETT STEELE共同成立了设计研究实验室——DRL,致力于数字化技术在建筑领域的应用和研究。

20年来,参数化设计从无人知晓,到成为一种新的国际化风格,这其中DRL多年来的实验性教学以及一代又一代毕业生在世界范围内的实践功不可没。


20 YEARS OF AADRL

本文将通过我在这里的学习经历所见所闻为你揭开这所英国最古老建筑学院的神秘面纱。


关键字:校园 SCHOOL


AA SCHOOL是一所很小的学校,除了DESIGN&MAKE专业在伦敦郊区的HOOKE PARK校区上课,其他专业的教室都位于伦敦市中心贝特福德广场32-39号一排维多利亚风格的建筑里,这里地处伦敦市中心,与大英博物馆一街之隔,距离唐人街和酒吧剧院云集的SOHO区也只有10分钟步程。

DRL和EMTECH两个参数化相关的专业位于学校后面的一栋小楼里,是个相对独立的存在,站在阳台上可以跟学校其他部分隔空相望。其中DRL的工作室占据了两个楼层,PHASE1和PHASE2将近100个学生在这里学习(已经毕业留在伦敦工作的往届学生也会经常回学校看看,他们自称PHASE3)。

由于DRL一年半的特殊的课程设计,使得PHASE1和PHASE2的学生会有半年时间的交集,而PHASE1的学生在完成自身课业的同时还要利用假期时间去PHASE2学长学姐的毕设帮忙已经成为DRL多年来的传统,这种安排也有助于新生了解上届学生的设计以及自己接下来的研究方向。


关键字:设施 FACILITIES


除了DRL的工作室外,位于36-39号地下室的DPL(DIGITAL PROTOTYPING LAB)是来到AA后最常去的地方,这里提供从LASER CUTTING,3D打印,3D SCAN,CNC到机械臂在内的数字化工具免费给学生使用。

DPL的隔壁是AA的WORKSHOP,这里像一个迷你工厂,有专业的师傅协助你,可以对木材和金属进行各种加工。同样位于地下的还有专业的影棚和录音室,满足学生对于影像制作的需求。位于32号地下的档案馆则保留着大量珍贵的历史资料,包括扎哈,库哈斯在内的知名校友当年的学生作业就静静的躺在这里。

学校的餐厅去过几次,听说是意大利厨师,点心不错,饭菜实在不敢恭维,也曾经开玩笑的建议是否能招一个中国厨子。最后,还要说一下图书馆和书店,AA的图书馆可以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隔壁的AA BOOKSHOP是伦敦有名的建筑书店,不仅会发布AA自己的出版物,还经常会有一些知名校友选择这里发布新书,比如之前伯纳德屈米的《红不只是一种颜色》。


关键字:学生 STUDENTS


AA自创立以来就以国际化著称,无论教职还是学生都已非英国人为主(虽然也培养出DAVID CHIPPERFIELD,AMANDA LEVETE这样优秀的本土建筑师),仅2018级的新生就来自五十五个国家,其中中国学生无疑是最大的群体。

以DRL为例,往年大中华区学生大概在1/3左右,今年暴增到将近一半(但即便如此,这个比例在英国学校里也算低的了),中国学生大部分是应届毕业,外国学生则更多拥有工作经验,甚至有的直接就是伦敦当地的从业建筑师。

而相比于研究生项目的学生清一色的建筑学背景,在号称含金量最高的DIPLOMA项目你可以遇见更多各式各样有趣的人,比如已经拥有个人品牌的服装设计师,任职过苹果和PINTEREST的IT男等等,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为了同一个梦想来到这里。


关键字:日程 SCHEDULE


在AA的日子某种程度上是循规蹈矩的,从家里到学校两点一线,每天十几个小时待在工作室里忙项目,被各种DEADLINE压迫着彷佛没有尽头。由于硕士阶段的WORKSHOP是团队作业,大量的时间会耗费在与人沟通交流上,私人的时间几乎就只有凌晨。

据说曾经AA的教室是通宵开放的,但为了让学生早睡早起不耽误第二天的上课改成了10点关门,即便如此,很多人都会待到最后才走,一遍又一遍上来催促的保安大叔只能无奈的说 ”GUYS,I HAVE A LIFE,NOT LIKE YOU“  。确实,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选择放弃了一部分生活,AA是一个自由的地方,没有人会督促你学习,可这种自由却会给人更大的压力。


关键字:阅读 READING


DESIGN AS RESEARCH是DRL的理论课,也是最有特色的课程,阅读书目从彼得埃森曼,凯文凯利的经典,到PATRIK SCHUMACHER,GREG LYNN近些年的著作,内容涵盖建筑,哲学,艺术,计算机理论等等,目的是为了接下来的毕业设计打下理论基础。

课程以研讨会的形式进行,由DRL的院长THEO亲自主持,基本流程大致是各组根据分配的章节做报告,然后由台下其他学生和老师提问,通过辩论的形式达到对相关知识的深入理解。而THEO本身是个相当博学的人,往往能够一个人滔滔不绝讲上一个小时,从德勒兹讲到波洛克,甚至是扎哈,库哈斯,埃森曼等人当年在AA的轶事,都是信手拈来。

当然,就如同所有的理论课一样,学期结束的时候,会以提交论文的方式进行考核。


关键字:讲座 LECTURE


AA的公开项目PUBLIC PROGRAMME包括展览,讲座,研讨会,新书发布以及定期的会员活动等等,几乎排满了每周的日程,理论上你可以每一个都参加,只要你能挤出时间。

学校不仅会邀请建筑师,也会邀请知名的作家,艺术家,音乐家,艺术史学家等不同领域的学者参与对话,带来更加多元的声音,因为在AA的理念中,教育从来都不仅仅是课堂上的教与学,这些公开活动同样是AA教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AA的讲座分为两种,一种是传统报告厅式的讲座,另一种是类似于圆桌会议一样的两人或多人对话,并且会邀请学生参与其中。

有人形容AA的教学是沉浸式教学,在这里的感觉就好像身处实验性建筑的中心,每天被各种信息各种理论各种思想包围轰炸,这一点对于本科阶段尤其。


关键字:软件 SOFTWARE


一直听说AA的学生各个都是软件大牛,但实际上刚入校的新生有编程基础的并不多,大家都是在这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内疯狂提升的。学校确实也提供软件课程,大都是在晚上,从常用的RHINO,MAYA,3DMAX,PR+AE,到UNITY以及各种代码语言,范围之广,可以说建筑师在用的,不用的我们都要学。当然,要精通某个软件光靠学校的软件课是远远不够的,课下大量时间的自学还是必不可少的。


关键字:社交 SOCIAL


相比于正规的大学,AA更像是一个俱乐部,而且是会员制的,所有的AA学生都会获得一个终身会员资格。正是由于这种特质,SOCIAL在AA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语汇,对于很多人来说,你从同学身上学到的远比从老师那里学到的多。

在入学后的第一个星期,各式各样的PARTY几乎充斥着每天的日程,而各个专业的STUDIO往往白天还满地模型一片狼藉,晚上就能无缝切换到派对模式。位于BEDFORD SQUARE36号二楼的AA BAR则是各种社交活动的中心,在那里你可以跟来自不同专业不同国家的学生老师一起喝酒聊天,甚至经常能在那里偶遇一些知名建筑师和校友。


关键字:课程 COURSE


AA没有课表,只有一个课程大纲,每周上课时间都是由COORDINATOR发邮件通知,甚至有时候前一天晚上才知道第二天要上的课,THEO说AA的课程计划是老师与学生共同制定的,这也给了学生极大的自由度去发展自己感兴趣的课题。

DRL的研究方向三年一换,几年前还在学的PROCESSING现在已经没人在用,而两年前的毕设项目今年就扔给刚入校的学生当WORKSHOP做了,在这里你能真切的感受到数字化时代建筑学的急速发展,这也是为什么AA能够一直走在学术研究最前沿的原因吧。


关键字:专业 PROGRAMME


虽然笔者生身处DRL,而DRL也因为高举参数化建筑大旗而名声在外,但AA远远不止DRL,也不止参数化,从关注建筑实现手段的DESIGN&MAKE,到偏理论性研究的HISTORY&CRITICAL THINKING,研究当代都市理论和居住问题的H&U,再到紧跟交互设计潮流的AAIS。。。可以说AA的专业设置遍及当代建筑学研究的方方面面。


关键字:师资 TUTOR


AA的老师大部分都是AA自己培养出来的(不仅自给自足,还输出隔壁BARTLETT…),以是50岁以下的年轻教师为主,但也有诸如OMA创始人ELIA ZENGHELIS这样的元老级人物,从当年的库哈斯一直教到现在20出头的小年轻。
DRL目前的三位导师都很有来头,PATRIK SCHUMACHER自然不用多介绍,目前ZAHA事务所的老大,深刻影响了ZAHA后期的风格。虽然最近十年铺天盖地的参数化建筑使得他时常位于舆论的风口浪尖,甚至遭受了不少非议,但不可否认他在这股参数化浪潮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同时也正是他的存在使得ZHA成为新世纪这头十几年里最成功的建筑事务所。PATRIK虽然顶着参数化奠基人的光环,但却丝毫没有大师的架子,问他的任何问题他都会耐心的解答,何况在当今世建筑界,如此声望和地位的建筑师还在第一线带STUDIO的已经很少了。据说当年ZAHA还在世的时候来DRL毕业答辩CRITIC把学生骂的狗血喷头,而PATRIK却一直力挺他的学生,为学生说好话。PATRIK的STUDIO项目基本上是建立在他自己的研究成果上的,他那几本大部头的著作自然是不得不啃的教材,而由于兼顾ZHA的事务,很多时候学生是直接去ZAHA事务所上课。

DRL第二个STUDIO由DRL的DIRECTOR THEODORE SPYROPOULOS亲自带 ,他是一个留着满脸大胡子说话慢条斯理的希腊大叔,长得活脱一尊古希腊雕塑。THEO作为DRL第一届的毕生生,返回美国创立MINIMAFORMS,后接受邀请重返AA执掌DRL已经十余载。他的事务所长期致力于人机交互,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很多时候他的作品已经超越了建筑专业,更像一个融合了建筑,机械和装置艺术的交叉学科,如同一个THEO组的学生所说:WE DON'T USE ROBOT,WE MAKE ROBOT。THEO平时是一个很严肃的人,而身为DRL的院长对学生更是极其苛刻,据说骂哭学生也是常有的事情,而相比于另外两个STUDIO,THEO组最大的优势是他一直待在STUDIO,甚至经常走到学生中间谈天说地,如果你能忍受他的滔滔不绝,一定能从与他的交谈中收获良多。

DRL的第三个STUDIO由ZHA CODE的带头人SHAJAY BHOOSHAN负责。SHAJAY来自印度,目前跟他的老婆ALISA共同管理STUDIO,据说当年还在DRL求学时期就是出了名的代码狂人和技术大牛,而他领导的ZHA CODE是ZAHA事务所专门负责数字化研究的技术部门,他们不仅为ZAHA事务所在全世界的项目提供技术支持,同时也独立设计自己的项目。SHAJAY组是三个STUDIO中唯一关注FABRICATION的,其最大的优势就是CODE超强的研究能力,同时与MIT和ETH这样的工科牛校有着深入合作,学生们可以接触到全世界最前沿的FABRICATION研究,甚至SHAJAY组去年整个暑期的FIELD TRIP都是在波士顿AUTODESK总部的实验室里度过的。AA的长处在于理念先锋,而短板在于技术实现,CODE的存在刚好补足了这一点。


关键字:费用 COST


AA学费昂贵是人尽皆知,而地处伦敦市中心,生活费也是不小的开支。虽然学校里设备不要钱,但材料还是要自费的。这里对于材料的消耗量是惊人,来到伦敦后,你会怀念国内买材料买工具那低廉的价格。而桌面级的3D打印机几乎人手一台,价格从几千到上万英镑不等。同样需要自掏腰包的还有每学期的FIELD TRIP,目的地不同花费也天差地别,从欧美一线城市到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根据各专业和STUDIO每年的研究课题决定。


关键字:新篇章 NEW CHAPTER


2016年底,之前任职超过10年的老校长BRETT STEELE去了UCLA(AA不仅输出学生,还输出院长。。。),结果来自纽约的女建筑师EVA FRANCH I GILABERT以高票当选,成为AA一百七十多年历史上第一位女性院长,同时也让她成为ARCHDAILY评选的2018伦敦最有影响力的建筑师。扎着醒目的丸子头,穿着炫酷的时装,顶着建筑师,艺术家,策展人,教育家等一堆名头,永远充满了巨大的能量,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众人视觉的焦点,据说还在COOPER UNION时就是以激进前卫出名的,而这种风格却刚好符合AA的气质,这也许就是她能够在众多应征者中脱颖而出赢得学生们的喜欢的原因吧。

今年是EVA在AA的第一年,在开学典礼上用一场极具煽动力的演讲完成了自己的首秀,在演讲中她将自己与上世纪AA黄金时代的传奇校长ALVIN BOYARSKY相比,无论她能否如她所说的为AA和建筑教育带来变革,这所历史悠久的建筑学院都已经因为她的到来而迎来新的篇章。


文末,给大家推送一款用户体验质量超棒的小程序—《建筑食堂》。相信大家都有上不了P站的苦恼,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素材苦恼,不用担心,今天给大家推荐的小程序,每天都会更新海量分析图供大家参考大家也可以分享自己的作品,大家相互讨论,相互交流。

-END-

『 评估 』『 投稿 』

联系邮箱:AS_OFFICE@163.COM